設爲首頁 加入收藏 關于我們 English
  • the farst page
  • 客户介绍
  • 客户预订
  • 土楼文化
  • 旅游指南
  • 客家美食
  • 旅游产品
  • 留言反馈
   
 
   
   

電話:0597-5532800 5535800

傳真:0597-5532800

E-mail: fuyulou@163.com

微信號:fuyulou

Skype:fuyulou

QQ:给我发消息364804398

支付寶帳號:fuyulou@163.com  戶名:林建文

第六代少樓主:阿文(Stephen Lin)

手機號:13799097962(Speak English)

第六代少夫人:相处中......

Add:福建省永定縣湖坑鎮洪坑村福裕樓常棣客棧

   
     
土樓旅遊記錄
來源:土樓  日期:2009年12月11日

永定土楼-捡拾都市里失落的幽远情怀

   常常在钢筋水泥的城市森林里,透过楼窗眺望远方,想让自己的情怀插上白云的翅膀飞翔在天空;常常在喧嚣的人群中寻找一份静谧,让清风吹拂掉身心的疲惫,让流水洗去内心的忧伤;常常在纷繁的尘世中,试图寻找一片净土,让心灵的家园栖息在山水之间。有道是,自然有灵,山水有情,流连于那有灵有情的自然山水之间,尽享恬然与纯净、鲜活与通透的时候,心便静如止水,仿佛有一个真实的自我回到了身边。正如安妮宝贝所说:很多时候,一个人选择了行走,不是因为欲望,也并非诱惑。他仅仅只是听到了自己内心的声音。来福建几日,大都是在市内转转,但无法抑制内心逐渐升起的溶入自然山水的向往。于是,上午在厦门大学逛逛,来不及吃饭,在湖滨客运站买了一盒鼓浪屿馅饼,就登上了去永定的大巴车票。

 1.过分热情的大巴车售票员

   因为我是头一天晚上买的票,所以座号是2号。在尽前面,右侧,挨着车门。我为了赶时间,一路狂奔,香汗淋漓。邻座的女孩,诧异地问,穿那么少怎么还热?一听说我从北方来,又是急着赶路,也就不奇怪了。我把双肩包放在货架上,拿出鼓浪屿馅饼,一瓶水,和一袋枇杷果,在车上开始我的午餐。售票员是个中年男子,个子不高,眼睛很圆,嗓门很高,操一口福建口音的普通话。他看我的装束听我的口音,就问我是不是来旅游的。听说我是去永定的,一路上便滔滔不绝地向我介绍土楼,比如四菜一汤,东倒西歪。他的语速很快,像D字头的列车,我很担心我瘦弱的身体卷入他带风的语流。后面有一男子也是去土楼的,看前面有一空位,就坐过来,与我只隔着一条过道。他有一双明亮且温柔的眼睛,看着很舒服。我这人一向是头三秒钟,就基本决定这个人能不能交往。他是江南的,姓Z。听售票员说,后面还有一位去土楼的,我一看不是我一个人的旅行,很开心。这时候,售票员分外热情起来,说帮我们联系住宿的地方,他那边朋友很多。其实,我决定去土楼之前,在网上搜索了相关信息,已经和福裕楼楼主林先生联系上了。当时对售票员没有多少戒心,执拗不过售票员,就用他的手机给林先生打了电话,售票员说帮我们送过去,似乎是和林先生很熟。过了一会,林先生的儿子阿文给我来短信,说他根本不认识那人,劝我不要听他的。我有点发晕,想这其中必有什么猫腻。于是把信息拿过去,让那位Z先生看。我们互换了下眼色,说见机行事吧。话痨售票员还在滔滔不绝,他说你来自东北,那来个二人转吧?我说我一个人转不了,你客串下。他就不言语了。其实,我是不会唱的,我在想是不是有必要回家乡的时候,恶补下。看来本山大哥弘扬的绿色二人转,在全国还是很有知名度的,暗地里很自豪。60元的车票,车程很长,我们也不知道还有多远到要去的地方。售票员还在一个劲催促我给林先生打电话,我找借口拖延着……
   陌生的人,陌生的路,陌生的风景,我的期待中,有一分惴惴。

2.吓人的摩托车队

   终于到目的地了。下车之前,大巴售票员用方言不知道在和谁通电话。我们下了车,他也跟着下车。我发短信告诉阿文我们到了,他说已经在路上。这地方,是在去高头的桥头。因为不认识路,也不知道阿文从什么方向来,我们只能盲目地等着。下车的还有一位50岁上下的阿姨,短发,一身休闲运动装,来自河南开封,姓李。我玩弄着手里的相机,一不小心,一个趔趄,差点从桥头一高地上摔下来。还好,没把脚崴了,倒是那位Z先生和李阿姨惊呼了一声,站定,回头,才发现桥下就是深渊了,真是后怕!这时候,陆续开来几辆摩托,围着我们停了一圈。大巴售票员让我们和他们走。我们面面相觑,不明身份,我们是不肯上车的。我看得出,二位已经有恐惧的神色了。我问,有阿文吗?他们不置可否。我马上拨通了阿文的电话,停在这里的人没有人接,说明阿文不在这里。阿文骑摩托车,不方便接吧。大巴售票员责令我们赶紧上车,说送我们到我说的福裕楼,楼主忙着接待客人,不能来接我们。我是不肯相信的,执意不肯上车。他们已经露出愠怒的表情,一副咄咄逼人的架势,我禁不住在心里忐忑不安起来。我说,再等一会。一会阿文不来,我就和你们走。我故意拖延着时间。这时候,远远有两辆摩托车开过来。其中一个戴着眼睛,是个年轻的帅哥。我拨通了电话,果然是他接的,他就是阿文!我的第六感觉是正确的!我几乎要欢呼了!大巴售票员和阿文说着什么,我们听不懂了。后来他们的摩托车都扬尘而去。我们终于松了口气。后来听阿文说,他们是别的村的村民,为了做生意,大巴售票员是为了赚取回扣。好在没给我们带来什么实质性伤害。要上路了,我们三个人要坐两辆摩托车。阿姨见我背着个大双肩包,不肯和我同坐。那就Z先生和我一起了。路程并不远,拐过一个急转弯的山坡,阿文突然加速。风声很大,车速很快,山势很陡,有点骇人。我不自觉地抓紧了阿文的衣服。Z先生替我背着包包在我身后,他离我近了一些,我能听到他的呼吸声。后来他说真的觉得很危险,心理有一点恐惧,又要和我保持一定距离。很担心被甩下车。而我风中飘动的头发,拂在他的脸上,有点痒。在摩托车上,有点爽有点刺激的感觉很快就结束了。下车的时候,我看到了溪水,土楼,绿色芭蕉!一瞬间,我就被这块神奇的土地深深吸引住了!

3.住宿福裕楼

   阿文的家,在福裕楼。楼前是一弯碧水,溪水淙淙。房子,前低后高,中间高两边低。我一走进去,立刻被富丽堂皇的建筑所吸引。令人难以想象,过去的山村乡民竟然也有这般豪华气派的住处?院子里种一株花树,火红的扶桑开得正灿烂。屋脊装饰考究精致,两端翘成凤尾的形状,整条屋脊漆成彩色,绘制着各种精美的图案。镂空的窗棂,灵气而有韵致。垂檐间悬挂的红灯笼,色彩跳跃,使整个楼宇生动起来。阿文热情地招呼我们落座。
   阿文,全名林建文,是福裕楼第五代楼主林勤胜的儿子。刚刚二十出头,热情好客。他把我们安顿在院子中休息,一会就奉上热茶,以及当地特产薯片,花生,姜糖等等,我们真有一种回家的感觉。
下面介绍福裕楼: 
   福裕楼位于福建省永定县湖坑镇洪坑村,是永定府第式的五凤楼的杰出代表,富丽堂皇。公元1880年开始兴建,耗资二十万光洋,约现在的1000万人民币,经历十年时间才建成,占地面积7000余平方米。 该楼由楼主三兄弟(林仲山、林仁山、林德山)的朋友汀州知府张星炳设计。其结构特点:在主楼的中轴线上前低后高,两座横屋,高低有序,主次分明。楼前有三个大门,在主楼和横屋之间有小门相隔,外观连成一体、内则分为三大单元。楼门坪和围墙用当地河卵石铺砌,做工十分精细,与大自然环境浑然一体,十分和谐。外形像三座山,隐含楼主三兄弟“三山”之意。福裕楼层层叠叠,高低错落,犹如壮观的府第、宫殿,楼内装饰颇为讲究。正是此楼结构的独特,吸引了颇多的中外游客。如今,土楼旅游已经成为一种新时尚,人们愿意有更多的机会领略土楼蕴涵的灿烂文化和美丽风光。

4.土楼——神奇美丽的家园

   安顿好住宿,我们三个便在阿文姑姑的带领下,参观洪坑村的土楼。阿文姑姑是村子里的教师,平时兼职做导游。在青山绿水之间,星罗棋布着大大小小、风格各异的土楼。我们一次又一次惊诧于客家土楼的神奇与美丽!

   关于客家南迁历史

   风尘滚滚,风餐露宿,一支南迁的家族奔波在路上。这就是客家先民。他们是为了躲避战乱,举族南迁。整个家族的人,扶老携幼,带着钱财衣物,锅碗瓢盆,鸡犬牛羊,满怀着对故园的留恋,和对未来的迷惘,步履艰难地向南前进。终于,在闽西南的崇山峻岭之中,他们发现了一块开阔的盆地,一条潺潺的小溪,一马平川,十里松涛,百顷荒原,周围的山岭有如屏障,把北方兵祸和动乱隔在千里之外。于是,客家人以“客人”的身份闯进了这片蛮荒而神奇的土地。他们在与当地土著的不断对峙、摩擦和融合中不断发展壮大。随着物阜年丰和人丁兴旺,他们开始思考:如何建造一座家园,使全族人更紧密地生活在一起?于是,第一座土楼在山坳里建造起来……更多的土楼如雨后春笋般地冒了出来……

   关于土楼的发现

   一个流传甚广的传说是这样的:1985年的一天,美国总统里根接到中央情报局送来的秘密报告:根据卫星照片显示,在中国福建西南部,有数千座不明性质建筑物,呈巨型蘑菇状,极有可能是大得无法想象的核基地。里根顿时吃了一惊,正是这一惊,也让全世界的人为之震惊。这一年12月,美国中央情报局谍报人员贝克和他有中国血统的夫人,以摄影师的身份,跋山涉水,来到中国闽西南山村。发现漫山遍野的“核基地”不过是普通的客家土楼。从此,土楼走进了全世界的视野。

   关于土楼文化
   
   数百年来,闽西南土楼默默无闻地“养在深闺人未识”,突然间,全世界的镁光灯似乎都打在它的上面。客家南迁史,实际上也是一部汉族南迁史。作为客家文化的结晶,土楼并非横空出世,它的出现首先必须具备几个条件:强大的家族凝聚力、相对安宁的生活环境、较为雄厚的物质基础。走进土楼,你首先感觉到这是一个巨大的家族之城,然后你才看到一个个单独的家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土楼是一个扩大的家,又是一个缩小的城。我强烈地意识到:土楼不仅仅具有单一功能,它可以节约耕地,防匪抗震,还可以增强民族凝聚力,教育子孙后代等等。土楼表现出来的向心性、匀称性和前低后高的特点,以及血缘性聚族而居的特征,正是儒家文化和道家文化的一个缩影。所以有论者说,百年来植根于中华民族之中的儒、道传统思想观念,是擎起土楼这种有形巨厦的无形而坚实强大的基础。
   日本教授曾经说:“圆形土楼是母性,很像包容一切的子宫”。
   神奇美丽的土楼,古拙大气的土楼,是客家先民1000多年历经沧桑的心路历程,是一群人放置躯体和灵魂的永恒的家园。竟那么厚重,那么辉煌!

 (部分文字借鉴何葆国先生《神奇的家园》,在这里向何先生致敬!)


5.温一壶星光下酒
 
   独自一人出行的时候,邂逅相投的游伴,应该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这次土楼行,遇见的两个人,都是很有趣的。一位是河南开封的李阿姨,五十岁,去年一年的时间和老公自驾全国,在云南呆了两个月。一位是浙江的Z先生,公干到厦门,不喜欢冗长的研讨会,独自出逃到土楼。
晚上,在福裕楼的院子里,我们仨儿共进烛光晚餐。扶桑花下,古色古香的木桌和高脚木椅,我们悠闲地围坐,聊着旅途中一些有趣的事。空气中,若有若无地飘散着扶桑花的清香。烛光点点,屋围重宇,红灯笼像熟透了的樱桃。恍恍惚惚地,仿佛一个打盹的时间,就从大都市,一下子就来到这个远离繁华与喧闹的世外桃源。阿文吩咐师傅精心为我们准备了客家美食。土鸡草药汤,土鸭炒香菇,还有客家小炒,梅菜扣肉,笋干烧肉,酸菜炒鲜笋。阿文奶奶亲手酿制的糯米酒,味道醇香,邀来阿文和我们一起小酌。晚饭过后,李阿姨问我们:“上山,你们敢吗?”哈哈,当然当然,偶是东北侠女,偶怕谁?一拍即和,和阿文借了手电,我们在夜色中出发。永定土楼,还没完全开发。晚上,只有一些大户人家的灯笼稀疏地点缀着夜色。李阿姨拿着手电,我们深一脚浅一脚地,向小山村深处行进。
 “山上有狼,你们怕不怕?”李阿姨问。
 “不怕不怕。要是女狼,让帅哥施展魅力,把她诱惑。”这是我的声音。
 “哈哈,要是公狼,让小妖媚眼如丝,给他电晕!”这是Z先生的声音。
  黑暗中,我们看不见彼此的眼。
  李阿姨俨然一个总指挥,带领我们向山上前进。
  很快,路越来越窄,越来越陡峭,我们步履艰难,几乎是手脚并用了。
  前方,一个一米多高的土坡,横亘在我们面前。
  “一个牵一个,我先爬上去。”李阿姨把手电给我,Z先生帮助她爬上那陡坡,——这是真正意义上的爬。接着,我们一个牵一个,也都爬了上去。站在高处,往远处看,福裕楼影影绰绰的,整个山村万籁俱寂。关了手电,这样我们可以看见星星。一会,北斗七星在我的视野里陆续出现了。他们竟没有看过,我一一指给他们看。那勺子的形状越来越清晰了。而童年在记忆,也开始在这个夜晚荡涤我的心扉。很难想象,某年某月的某个夜晚,我们三个几小时前还天涯陌路,如今却在这宁静的夜晚,一起看星星。那星光,点点闪烁。天空离我们很近,似乎伸出手臂就可以触及。心情灿若星辰。好想温一壶星光下酒。这时候,有不知道名字的鸟叫起来,把黑夜映衬得更加寂静。我也跟着学了几声。
  “草地里不会有蛇吧?”
  “希望是条美女蛇。”
   开着玩笑,我们决定下山。
   山路崎岖蜿蜒,我们牵着手,穿成一串。阿姨特意叮嘱我,要小心。因为即使是在白天,我边走路边看景边拍片,几次差点摔倒。
   一路上,没有灯光,只有我们的手电在暗夜里闪着微弱的光亮。芭蕉叶子的倩影,在水流声中,显出几分妩媚。我们在溪水边,找一块大石头坐下来。溪水淙淙,我禁不住把鞋袜脱下来,把脚丫浸在水里。清凉的水流过,沁人心脾的凉,荡涤心扉的爽。再往前,我们来到了著名的土楼王子——振成楼。这座土楼的剪影,在夜色里,分外庄严肃穆。前方不远处,是一方稻田,空气中弥漫着稻草的芬芳。水稻的光影,即使在没有月光的晚上,也辨认得清。稻苗上有露水,闪着温润的光泽。在这时候,蛙鸣蓦地响起,在这寂静的山村,显得格外响亮。童年的记忆,又生动起来。“青蛙王子和青蛙公主在谈恋爱,在说悄悄话。”我说。
  他们笑我胡说八道。
  “子非蛙,焉知蛙不相思?”我狡辩。他们笑成一团。
  在这样迷人的夜晚,是很容易忘记时间的。
  阿文发来短信:“晚了,回来吧,小心迷路。”
  我们往回走,竟真的迷路了。而手电没电了,我们只好借着星光,辨别着回去的路。有夜行的摩托车呼啸着从我们身边穿过,竟有些怕了。不自觉地攥紧了拉过来的手。慌乱中,我们竟走到了人家的院子里。我们的说话声,惊醒了人家的梦,灯亮起来,看不到人,只听到有人在问我们去哪里,然后给我们指明福裕楼的路。我们再三拜谢,直到我们走到大路上,那灯才关掉。心里不胜感激。到家了,我在二楼,是阿文为我选的最好的房间。他们在三楼。互道晚安,我去洗澡。回来的时候,他们已经休息了,院子只剩下一盏灯笼。和阿文要了一杯糯米酒,和阿文干杯。终于,温一壶星光下酒,沉醉在袅袅花香,淙淙溪流,阵阵蛙鸣中。回到房间,微醉薄醺中,我做个冗长的梦——在大山的怀抱里,潺潺小溪边,十里松涛处,点点繁星下,关于家园,关于梦想,关于童年……

6.土楼:心有猛虎细嗅蔷薇

  清晨,鸟鸣啾啾声中醒来。这是一个美妙的早晨。走出屋子,突然发现头一天晚上微醺,竟忘记把房门的钥匙拔下来。暗自笑自己的马大哈。简单地洗漱,下楼。约上二位朋友,一起去村子里转转。山村的早晨,静谧而美丽。蓝天白云、青山碧水、茂林修竹、潺潺小溪、阵阵松涛、袅袅炊烟,完美而和谐地构成了一幅田园牧歌式的优美画卷。山村的人们是勤劳的。莫道君行早,早有农民在田地里辛勤地耕种着。溪边,一群客家女人在洗衣服,边干活边拉呱着家常,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。在田间,在阡陌,我吞吐着青草和稻苗的芬芳。在一家园子边,我发现了竹筐和草帽。于是,把自己乔装成村姑,朋友为我拍照留念,曰:村儿里来了新社员。不远处,就是我们昨晚听青蛙说悄悄话的振成楼前的稻田了。没有了昨晚青蛙王子的情书PK赛,这里的水色稻香似乎逊色了许多。继续沿着溪边走,渐渐听到水车声,只见一部古老的水车在溪里转动着,发出哗啦啦的水声。鸟鸣啾啾,清风徐徐,我自沉醉山水间,已经不知今夕何昔,身处何处了。恍惚间,时光倒转,我又回到扎着麻花辫的少年,言笑宴宴,如玉般玲珑的孩子,带着沉溺的笑,缱绻澄澈的眸,像昨夜的星子。层层梯田,水色倒映着土楼。油菜花在风中摇曳,原本巍峨壮观的奎聚楼,竟在这样的清晨,有了几分婉约。据说这是一块虎形地理,远远看去,整座楼与背后的山脊连成一体,犹如猛虎下山,奎聚楼即是“虎头”,楼前围墙上有两扇窗,像是炯炯有神的一对虎眼。突然想起英国当代诗人西格夫里·萨松写过的一行不朽的诗句:
  “In me the tiger sniffe the rose.”
   把它译成中文,便是:“我心里有猛虎在细嗅蔷薇。”
   无论是怎样的景致,只要有清风拂面,有水色潋滟,有山花烂漫,就会多一分旖旎和浪漫。
   无论是怎样的人,只要心上起了柔软的情谊,就会变得温柔,蹑手蹑脚、小心翼翼地靠近美好,生怕惊落了花蕊上的晨露。

 
 土楼游记到此结束。

   小贴士:从厦门到永定土楼,在湖滨客运站上车,票价58元加2元保险,共60元,上午6:50、7:10、9:10、12:00发车。住宿可以选择土楼,客家人都很热情,住宿条件也都不错,除了没有室内卫生间,其他和城市没什么区别。住宿费用80--100元。

比如前面提到的福裕楼。

主页http://www.fuyulou.net/

福裕楼常棣客栈住宿预定热线:0597-5532800 5535800

E-mail:fuyulou@163.com

 

转载自 http://blog.sina.com.cn/zuiyao#feeds_FEEDS_1225126202
 

     
 
友情鏈接
更多鏈接>>
 
   
Aright Rserved Copyright @ 2009-2012 福裕樓常棣客棧版權所有
備案:閩ICP備09044570號
ADD:福建省永定縣湖坑鎮洪坑村福裕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