設爲首頁 加入收藏 關于我們 English
  • the farst page
  • 客户介绍
  • 客户预订
  • 土楼文化
  • 旅游指南
  • 客家美食
  • 旅游产品
  • 留言反馈
   
 
   
   

電話:0597-5532800 5535800

傳真:0597-5532800

E-mail: fuyulou@163.com

微信號:fuyulou

Skype:fuyulou

QQ:给我发消息364804398

支付寶帳號:fuyulou@163.com  戶名:林建文

第六代少樓主:阿文(Stephen Lin)

手機號:13799097962(Speak English)

第六代少夫人:相处中......

Add:福建省永定縣湖坑鎮洪坑村福裕樓常棣客棧

   
     
福建土樓旅遊
來源:原创  日期:2009年12月11日

 
十一假期,是我可以支配的时间,福建土楼便成为上路的期待,上午10:00坐上开往漳平的火车,这种消磨时光的旅行,一直觉得非常奢侈,但有朋友在身边时,却觉得时光总是刹那而逝,火车穿越隧道,时间、空间。

第二天15:43分,到站了,从北方到南方,又重新感受到了太阳的温暖。坐上去往龙岩的长途车,傍晚时分,到了市中心,找到旅馆,丢下行李就想大吃,两天火车上的方便食品,只觉得太虐待自己了。旅馆出门,就有一条大河,过了桥,穿过一条灯红酒绿的街道,看到河岸边有众多的河鱼店,走到最里面的一家,河鱼、蔬菜、鲜汤……这帮朋友经常在一起,习惯已经越来越靠近了。

重走回街头,繁荣的店铺,令每个女人都有逛街的欲望,即使在旅途上,即使行囊已经装得满满的。

龙岩的夜晚是火热的,此时,街灯初上,年轻而时尚的面孔穿梭于巷铺。这样的夜晚是属于年轻人的,浪费生命、享受时间。

五颜六色的时装店流动在街头,都是女人喜爱的物质,有时候,会想:在物质世界里,物质欲望究竟可以主宰人的多少意志。

慢慢的走回旅馆,是该休息的时间了,明早6:00,要赶第一班长途车,即使假期,也不能偷懒。

田螺坑土楼群
早6:50,长途车才缓缓驶去,一路上,我们闲聊着,欣赏着山路上的绿树田野,景由心生,应该说,此时的我,看什麽都是美丽的风景。

2个小时后,抵达湖坑土楼文化村。下车后,便被路边旅馆、饭馆的人围攻,有一家小店,墙上贴着各地土楼的地理位置,老板堆满笑,领我们进门,一齐站在地图前研究线路,终于决定包车跑远一些。包车杀价的过程不堪回首,为了节约时间,终于休战,谈妥了300元/辆小面包车。车子在山间行驶,驶入了土楼群,一段段的路程中,一座座的土楼卧于群山之中,这种圆形的、巨大的建筑,给山色添加了圆润的曲线,显得如此特立独行。

第一个近距离接触的土楼是:半月楼,因是唯一的一个半圆土楼而知名,顺着溪水而上,半月楼像一个剖面,给游人解读,它不象图片上的那样水灵,却是历经沧桑后的漠然,村里的小孩子看到四个游客甚为好奇,叽喳的为我们指路,我们的到来,惊醒了半月楼里的午睡人,两个小脑袋伸出来,询问我们此为何来。

为什麽?真的没有理由,只是想看看、想感受,想发现人与人的不同。

翠林楼,是永定客家土楼中最小的土楼,用当地人的话说:就是那个小小的翠林楼。当我们沿着指示牌,在山路里找寻时,远远的看到一个小村子在山脚下,翠林楼就站立在翠绿的群山之前,那山仿佛是一个永恒的背景,大片片的绿色竟成为小土楼的点缀。

中午的阳光直射而来,翠林楼前,一老翁在阳光下瞌睡,半梦半醒中,同意我们参观,走进楼中央,里面很整齐,已成为仓库而已,好久没有人住了。朋友从楼上给我拍照,我站在青苔地面上,仰起头,留下几年来最心爱的一张照片:昏暗的背景下,我伸长脖子,目视上方,一张苍白的脸,茫然的微笑,如此不知所措。

天愈加闷热,空着肚子在山林里赶路,不知饥饿。当我们到达田螺楼坑土楼群时,已是下午2点,站在观景台的高坡上,“四菜一汤”尽收眼底。在郁绿的群山之中,四个滚圆的土楼与一个标准的四方形土楼组合成一个完美的图画,正午的阳光撒向大地,所有人都沐浴在这片阳光里,“四菜一汤”好似镶嵌了金边,绽放着神秘的气息,诱惑着所有前往的人,使你不得不为她折服。

一动不动的看,有时会觉得这“四菜一汤”的设计者、修建者真是伟大,设计者一定是唯美主义者,他心中装载着宏伟、奇妙的构想,呈现着非凡的创造力;修建者则一丝不苟的执行,怀着对未来的憧憬,毫不偷工减料。精美的建筑作品就这样诞生了。

从山坡里进村,听到鞭炮的声音,节日般快活。司机带我们到一家庭饭馆就餐,所列食谱完全离谱,没心情与他追究,要了5碗清汤米线,吃了个干净。老板遗憾的与我们告别,叮嘱我们下次能够再见。

在田螺坑土楼群里乱转,五个大大的土楼里都住满了人家,家丁兴旺,热闹之极,老阿婆与年轻的媳妇一堆堆的聊天,都是温和的笑脸,看到我们,也心平气和的招呼,慈祥的家长模样,这五个土楼,各自都有一个好听的名字。

从村里出来,再次来到了观景台,此时,已是夕阳缓缓西下,“四菜一汤”飘出渺渺炊烟,将其笼罩在朦胧的光柱里,整体而言,它如落入凡间的精灵、像是天上的星星,成为人类欣赏、赞叹的艺术品。

久久不想离去,要了一碗阿婆的糯米团,抱着碗,坐在台阶上,正对着田野里的那堆土楼宫殿发呆。

回湖坑的路上,边走边玩,每到一个美丽的地方,司机都主动的停车,留时间供我们玩耍,简直就是一群贪玩的孩子,总是看个没完,贪心地不肯上车。

回到湖坑,已是晚上7点钟,在司机的饭馆里吃晚饭,土鸡、芋头煲、野菜、河鱼……一大桌,饥肠辘辘的,却吃不下他们的饭菜,味道实在太差了,浪费了好多,更浪费了我们的金钱。

本想住进土楼里,但村里已是漆黑一片,加上老板的诱导、身体的疲倦,我们决定住在旅社,有热水澡,房间也算干净。晚上,星空灿烂、月色妩媚,我们几个坐在旅馆门口聊天,洗完澡、抽只烟,犹如脱胎换骨。

记不清这已是第几个在异乡的夜晚,这样的夜晚,犹如睡在天地之间,当无数的星星悬挂在天上,成为安睡时的幕布时,没有不眠之夜。

湖坑村土楼
为了逃避60元的门票,早晨6:00,4个人就悄悄的进了村子,与一大群更早的年轻人同样的境遇:被彻夜巡逻的制服拦截,两个男生提供了博士生学生证,免去了两个人的票,相比之下,我们是幸运的。

天没有亮,灰绿色的,一群人影子似的走进了竹林遍布的山村。

路边潺潺的水声,在寂静的清晨格外引人注目,我跑到河边,一个巨大的木轮水车翻转着,卷起白花花的水浪,成为动力,使一切都在运动。黎明前的暮色似蒙面的美女,引人遐想。牵冰凉的手续要放到外套里捕捉温暖,获得安慰,静静的看晨霭中的山影。

承启楼是可以第一个看到的圆形土楼,占据着很大的面积,被誉为“土楼王子”,它精致、秀丽、完整、紧凑,生气勃勃,土楼里已有人清洗卫生,温和的与我们招呼,淡淡的笑脸,心平气和。土楼的结构都是以阴阳八卦而建,经过精心设计,土楼的两端,分别有一口水井,一口向阳—阳井,一口朝阴—阴井,都是为了居民的日常饮用。

继续往村里走,一棵大榕树耸立在路边,搭成一个遮阳挡雨的空间,伸展的树枝,占据了半个路面,据说已有300年的历史。河边,已有人挑水回家,顺挑水人背影而望,一个江南秀丽的小村奇妙的出现,芭蕉树、椰子树等各种热带灌木排列在河两岸,一幢幢圆形、方形的土楼彼此相邻,这麽大规模的看到土楼聚在一起,如此振动人心。山清水秀的湖坑村中,黄色的土楼依山而建,每个土楼的大门口处都贴着大红色的对联,昭示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,而清贫的日常生活,则是大多数人的无奈接受。

穿行湖坑村的这条河,弯弯曲曲的缠绕在土楼中间,如最绚丽的一条亮光绸带。

在高高的河岸上,福裕楼在水一方,它秀丽的组合印在水面,似高傲的公主,妩媚可人,白色的墙面与众不同,翘起的粱角、黑瓦屋顶、前后错落有致的院落,使福裕楼散发着浓郁的书香气。

穿过小桥,走进福裕楼的大门,雕梁画柱、水墨丹青,做官的人家留有读书人的痕迹。院内,一棵老树,几只藤椅,一派休闲、优雅的氛围。于是,我们笑眯眯的围坐在藤椅上,提出共同的决定:今晚就住在土楼---福裕楼了。老板是福裕楼楼主之一(0597-5532800 13859569438),热情地答应为我们安排,等待我们晚上的归来。

在蹩脚导游的引领下,我们又去了奎聚楼,异常严谨讲究的格局,深宅大院府邸的壮观,显示着纯粹书香门第人家的气派。

慢慢的在村里闲逛,随性而奢侈,时光使人享受这样的快乐感受。午餐,就在福裕楼,老板娘就是大厨,厨艺高超,这一次,我们才真正品尝到了客家风味,自然、醇香。

没有午休,几个人租了摩托车飞驰在山间绿色小路,去看南溪土楼群。路上,几座同样知名的土楼都需购票参观,各具特色,客家人聪明的维护着自己的家园。

南溪土楼群亦坐落在群山之中,是一个成规模的土楼村,圆形的、方形的,极为巨大,象是上帝制作的几何玩具、巨大的积木。3点钟的太阳,使那些黄色的大圆筒熠熠发光,在一片油绿麦田下,广袤的大地无比生动、无比感性,自然之美,拨动着每一个生灵的心弦,面对时,千丝万缕的心底记忆,如气泡般浮上来,自然与时光同在,对人类,是最珍贵的无价之宝。

返回的路上,衍香楼,使我们驻足,在一条欢腾的溪水边,一只精巧的小桥旁,衍香楼笼罩在金光之下,这天的阳光真美,使万物呈现出最精彩的瞬间,纯美的色彩、平静的空气、安逸的心情,想一辈子都挽留这样的美好。

回到福裕楼,已近黄昏,四个人围坐在小桌边,在大树下面乘凉,享受香烟缭绕的沉迷。一阵吵闹声进入院子,厦大的十几名学生也入住福裕楼,年轻人无所拘束的吃、喝、玩、乐,映出我苍老的一面,时代不同了。

对闹哄哄的现场,突然都感到极大的不适,便一起出去散步,直到晚饭才回,又一顿盛宴,为了大家的缘份,明天,还想留在这里偷窃安逸的时光。

入夜时,那些孩子去泡温泉了,小院重又静谧,几个人在河边聊天、看月亮、星星,还有婆娑的树影……

清晨,走出福裕楼,自由自在的散步,对湖坑村已逐渐熟悉,但却是要离开的时候了,已经习惯了这样一次次的别离,我心平静。

中午时分,我俩背起背包走出湖坑村,大批的游客已纷纷涌入,我们的告别,他们的到来,留给彼此一个模糊的背影,应该就是这样吧,对土楼来讲,过客匆匆……

 

     
 
友情鏈接
更多鏈接>>
 
   
Aright Rserved Copyright @ 2009-2012 福裕樓常棣客棧版權所有
備案:閩ICP備09044570號
ADD:福建省永定縣湖坑鎮洪坑村福裕樓